喜上眉头免费阅读-吾喜上眉头章节预览

当前位置:首页 > bck体育网页版库 > 重生bck体育网页版 > 喜上眉头

喜上眉头

喜上眉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尘

作者:非10

时间:2019-10-02 11:52

评语:男女主双双重生。

祝又樘张眉寿bck体育网页版叫《喜上眉头》,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塑造饱满,这里为您提供喜上眉头bck体育网页版免费阅读。bck体育网页版主要讲述了:祝又樘做了一世的明君,就连后宫,都只给了一个女人,那人便是他的皇后张眉寿。不料俩人竟然都重生了,重生以后,他决定做一个轻松自在的昏君试试看。

精彩节选:

“过来扶哀……过来扶我!”她对守在一旁的丫鬟阿蜜说道。

阿蜜愣了愣,复才连忙上前。

她不知这几日来连吃喝都要再三提醒,恨不能让人托着她的下颌时刻帮着她咀嚼食物的三小姐,怎么忽然要下来走路了。

可她根本走不了,全靠她扶着。

阿蜜心中不耐烦一直扶着她走来走去,嘴上却关切道:“小姐该累了,不如回床上歇着吧?”

“我不累,有的是精神。你若累了,换别人来。”

这语气分明有些漫不经心,却极为冷淡。

阿蜜被她简简单单一句话堵得面色讪讪,不敢再多言。

张眉寿练习了半个时辰,身上薄薄的春衫都湿透了,才停下歇息。

阿蜜伺候她擦洗更衣,又扶着她坐到镜前梳发。

女孩子的头发软软滑滑,如同质地上乘的细绸,阿蜜打眼瞧着镜中五官小巧而精致、肤色白中透粉的女孩子,不由在心里“啧”了一声。

女孩子天性爱攀比,同在一个屋檐下,偏生三娘子自幼生的貌美出色,又早早被老太爷定下了一桩顶好的娃娃亲,也难怪自认出身更高些的二姑娘会生出嫉恨来。

“阿豆呢?”张眉寿忽然问。

“姑娘忘啦,那贱婢没能照看好姑娘,已经被罚去厨房做活了。若不是念在她……”

张眉寿没耐心听她说无关紧要的话,打断道:“知道了。母亲呢?”

看着镜中那双冷冷清清的眼睛,阿蜜强压着内心的异样。

“二太太昨个儿跟二老爷吵了一架,夜里便病了。”她小声道。

张眉寿听得眉头一跳。

她幼时父亲母亲常常吵架,可说是吵,父亲次次忍让,每回看似挑起事端的人都是母亲。

可父亲的忍让,不仅仅因为夫妻情深,更有着别的原因。

而这个原因,就是母亲多年来不能释怀、性格日益变得尖锐敏感,阴晴不定的源头所在。

这一回,她不能让任由母亲再这么‘病’下去。

“带我去见母亲。”

阿蜜又略吃一惊。

三小姐一听到父母吵闹,小时候就吓得哭闹,再大些就是发火了。

三小姐小时候就跟丫鬟说过,不喜欢吵架、不喜欢母亲,不喜欢家。

因为二太太心情不好时,对待亲儿女也是冷淡地很,更甚时,还会训斥着让儿女滚远些。

一来二去地,张眉寿姐弟三个,要去看母亲,都要先让人打听清楚母亲心情如何,可又同父亲吵嘴……可偏偏隔三差五地吵,孩子们即便想母亲,也不敢轻易去见。

但这会儿三小姐听说太太吵架病倒了,竟主动要去看,实在太稀奇了。

阿蜜满腹疑云地背着张眉寿去宋氏那里。

路上,恰巧遇到了大房里的长子,张眉寿的堂哥,张义龄。

“这么大的人了,还让丫鬟背着,羞不羞啊?”

张义龄跟她同年,不过大了她两个月,因生得高壮,兼以虎头虎脑的,倒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上两岁。

张眉寿愣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幼时的他。

想到他日后和其子孙的做派,张眉寿眼中不禁微微一冷,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指。

张义龄可不像他的长相这样“虎”。

小时候针对她,待她做了太子妃之后又换了张嘴脸百般巴结……

那时她把小时候的事情都当作了小孩子的不懂事。

一家人还是一家人,一家人是要相互帮衬的。

直到祝熜做了皇帝,要对她的两位弟弟下手的时候,张义龄一家毫不犹豫地出卖了鹤龄和延龄,甚至不惜做伪证,污蔑他们。

怕受到牵连是人之常情,可恩将仇报换取荣华却是禽兽所为。

“丫鬟都累成这样了,你就不能下来自己走走?”张义龄身边更高一些的少年皱眉说道。

他正是长个子的时候,瘦瘦高高的,五官温和儒雅,偏偏看到张眉寿时总带着不遮掩的不喜。

张眉寿的目光扫到他的身上。

当今在皇上面前正得眼的太常寺卿邓常恩的嫡子,邓誉。

也就是与她有着亲事在身的人。

最终他们自然没有成亲,但退亲的过程张眉寿记得很清楚。

彼时她年幼无知,家中长辈说什么她便信什么,可现在重活一次,她才发觉自己忽略了太多。

先是邓誉对她的百般不喜——

后来,她在开元寺烧伤之后,邓家派人上门,隐晦地说她性情不佳,与邓誉不合,然后她莫名就被退了亲,但退亲的消息一点也没有传扬出去,反而被两家瞒得死死地……

直到许多年后,邓誉忽然迎娶张眉妍,且对外面说,当初订下的就是张家的二小姐张眉妍,根本不是她这个三小姐。

二小姐张眉妍是大房的姑娘、张义龄长两岁的嫡亲姐姐。

被耽误了这么多年的张眉寿就像一个被蒙在鼓里的笑话。

可惜那时母亲已经不在了,父亲终日饮酒,一蹶不振,她即便有心要问个究竟,也不知该找谁问。

眼下她才隐约明白邓誉究竟为何那般厌恶她——有张义龄和张眉妍姐弟二人在,根本轻轻巧巧。

许多事情都是一点点积累的。

她幼时其实没有那么乖戾。

偏偏张义龄一句话就让她变成了作践丫鬟的娇扈之人。

这且是当面,背地里只怕还不知如何。

并不是所有的小孩子都如白纸一般,人之初,未必性本善。

小孩子的恶言一样能毁掉一个人,小孩子的拳头一样能砸疼另一个小孩子,且留下不容磨灭的阴影。

张义龄明知她的腿不能行走,偏偏装作取笑她不走路的样子,引起邓誉的反感。

她从小最不爱服软露怯,尤其在外人面前,所以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腿不能走了这等伤自尊的事实。

阿蜜也不敢乱说,脸上的着急害怕落在邓誉眼中更是可怜。

见张眉寿始终不说话,就那样伏在丫鬟的背上,他有了几分薄怒。

他比张眉寿大上两岁,又明知日后要娶她,此时便指着她,拿书院里先生管教学生的语气道:“你若此时下来自己走,我勉强当作你肯改过自新——”

张义龄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他的眼珠子悄悄转了转。

若张眉寿一会儿敢说自己不能走路,他便说她装可怜。

反正她的腿本来就没受伤!

到时又在邓公子这儿在添一条耍心机,看她怎么办……嘻嘻!

  • 喜上眉头 截图1
  • 喜上眉头 截图2
  • 喜上眉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