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苒浮生bck体育网页版目录-荏苒浮生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bck体育网页版库 > 仙侠bck体育网页版 > 荏苒浮生

荏苒浮生

荏苒浮生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潇湘书院

作者:顾眄

时间:2019-09-03 11:38

评语:她的目标,是青云之上。

苏慕萧祁bck体育网页版《荏苒浮生》是顾眄创作的作品,情节跌宕起伏,这里为您提供荏苒浮生bck体育网页版免费阅读。bck体育网页版主要讲述了:苏慕本是一缕孤魂,在世间漂泊流浪了十几万年,可是现在却重生在一个皇后的身上,成为了这深宫之中的一员。不过,她不热衷于宫斗,她只想着修仙。

精彩节选:

森寒冬月里的凛冽刺骨寒风,由那远处天际一路遥遥呼啸而来,在这空空荡荡,清冷偌大的栖梧宫内,不断地四处肆意盘旋着,肆虐着……

此时此刻,位于偏殿处的小厨房内,一眉眼清丽,娉婷温婉的女子,正一面轻捧着一雕工精美繁复的紫檀木托,上置着盛满热粥,白底彩釉,精致华贵的小巧瓷碗,一面遥遥望向窗外那看似偌大空旷,华美精致,事实上却是甚为冷冷清清,空荡阴寒的恢宏大殿,默然而立,静默良久……

许久后,终是眼眶微红,无声轻叹了口气……

一路穿廊越殿而来,待到小心轻声踏入寝殿后,一眼望见的,便是那面色苍白,眉心微蹙,青丝散落,身体紧紧蜷缩成一团,只一动不动地微阖着双眼,静静然窝于床头一角的女子。

而眼见于此,那挽月不由得心头一惊,立即便急急走上前去……

似是听到了动静,那床上的女子不禁眉心一蹙,而后微微抬眼,缓缓望来——

依旧是记忆中的那般模样,眉如远黛,肤如凝脂,裁玉为骨,纤颈如玉,一颦一蹙间皆是堪可入画。

而那本就显得有些柔弱的小脸上,此时此刻,可谓是苍白透明到近乎无色,映着面上点点碎碎的晶莹薄汗,更是显得柔弱无依,可堪犹怜……

然而,当她鸦墨眼睫微颤,缓缓抬眼望来之时,那一双如墨点漆的眼眸中,毫不掩饰的平静漠然与森寒冰冷,以及那内藏的骇人凌厉锋芒,却是让人不由得心悸万般。

仿佛已然阅尽沧桑,看尽红尘,恍若古井无波,寒潭千尺,再无悲无喜,无嗔无怒,无爱无恨……

却又仿佛带着冰,带着冷,带着寒!

带着刀,带着刃,带着凌厉,带着锋芒!

一路恍若势不可挡般,直直便刺入胸口的心脏,刺入缥缈的魂魄,转瞬间,划筋锉骨,渗血剥肉,剖析尽致……

分明是极度的淡漠,却又是极度的凌厉……

怎会有这般冰冷骇人的眼神……

眼见于此,那挽月不由得心头猛然一惊,即刻瞬间便苍白了脸色,而后急急几步走至床前,随即眉心紧蹙,万般担忧地开口唤道:“娘娘……”

听闻得此声轻唤,那女子似是思绪被骤然间打断般,不禁眉头稍蹙,微微怔了刹那,而后,便见其墨睫稍颤,眸光微敛。

而待到其再抬眼……

便见其眸底那原本弥漫蔓延的无边无际,令人几欲窒息的森寒浓稠暗色,早已然是全然消失不见。

而取而代之的,于那如墨的瞳仁中,此时此刻,澄澈剔透的恍若绝世琉璃,晶莹干净的不染一丝瑕疵,仿佛空山新雨,碧海蓝天,一瞬间,那女子的一双眼眸竟是清澈透亮到恍若不似凡尘中人……

一瞬间,那挽月不禁有些微微晃神,于眨眼刹那间,眼前那女子的眸底神色几番变幻翻覆,轮回转换,竟是几乎让人分不清究竟其中孰是真,孰是幻。

而微怔间,眼前那女子却已然是重新凝了凝神,抬眼望了过来……

“挽月?”

我望着眼前只怔怔望着我不发一言,不出一语的挽月,不禁有些微疑惑地眨了眨眼,而后出声开口唤道。

“娘,娘娘……”听闻此声,那挽月好似被骤然惊醒般,不禁有些脸色苍白地,有些许慌乱地匆忙应道。

“怎么了?”

听闻于此,那挽月不禁悄然抬起眼,细细地凝神望我一眼,而后便好似骤然松了口气般,渐渐地恢复了已往正常神色,随即便见她浅笑着轻摇了摇头,只眉眼温婉,望着我轻声道:“无事……”

“娘娘,奴婢已把那珍珠碧米粥给您端来了,现如今便服侍您喝下吧,耽搁久了,可别饿坏了身子。”那挽月继续开口温声道。

“嗯,好……”

随即,我一边一勺一勺地喝着已然熬的浓稠鲜美的热粥,一边又悄悄抬起眼,望了望眼前眉眼温婉,正细心仔细喂着我的挽月,不由得心中默道:

方才自己搜寻探索自身之记忆不得,于已然脱力,动弹不得之际,便只能是顺便就此把那原主的记忆给好好地整理整理了一番,再逐一捋顺清晰。而兴许是自己一时间整理记忆的过分认真去了,也便忘了自己于那捋顺记忆之际,还得顺便动弹动弹几下,方才算是正常……

因而,自己方才那般,莫不是吓着人家姑娘了?

当然,此时此刻的我,可谓是并不知晓其中真正原因,也不知晓方才真正发生之事,便只当是自己许久不动弹,方才吓着了人家尚且心有余悸的小姑娘。

而待到一碗热粥喝毕,挽月细致温柔地将我嘴角轻轻拭净,我方才一边活动着自己终于能够开始动弹使力的手脚,一边垂眸淡淡开口道:“挽月,自今日起,便还是唤我小姐吧……”

“娘娘……不,小,小姐,这,这是为何?”

“为何?”闻言,我不由得微微勾起唇角,牵扯出一抹浅淡嘲讽的弧度,良久后,终是开口缓缓道:“因为,自今日起,这世间,便再无天陵那形同被废的皇后,而只剩下,苏家之女——苏慕……”

“可是娘娘……”听闻于此,那挽月不禁有些急了,整个身子都微微向前倾来,急急开口道:“可您始终,始终都是皇后啊,就算是陛下他……”

“挽月,”我不由得抬眼望向她,开口打断她欲言的话,摇头轻笑道,“你觉着,我这皇后,除了个空有名衔之外,有哪一处,哪一点,像是个真正的一国皇后吗?”

“更何况……”我微微抬眼,遥遥望向窗外那晴空万里,碧色如洗的悠远天际,淡淡轻声道:“我也实是不稀罕……”

“娘娘,”那挽月却好似并不信我所言,只就此微微垂了眼,红了眼眶,开口哽咽着道:“娘娘,奴婢知晓您心里苦,可这软禁之言,不过是陛下一时气急才会如此说道,想来不用多久,陛下他定会发现娘娘您是清白冤枉的,也便会立即撤了这软禁之令了……”

“更何况,娘娘您对陛下这多年以来的深切情意,陛下一直都是知道的,因而定会相信于您,还您清白……因此娘娘,您可千万不能如此消沉下去啊……”

多年深切情意……

闻言,我不由得望着窗外那如洗碧空,良久后,终是默默地,撇了撇嘴……

的确,要说那苏慕对那皇帝萧祁,可堪真真算是多年情意,情深如许啊!

自年少豆蔻起,初见那人之际,便是就此满心满眼里唯余一人。

而自此之后,自己的一喜一笑,一愁一叹,一悲一哀,更便是皆与那人有关。

即使是知晓那人心中另有所属,也知晓那人心里眼里从未有过自己。却依旧是义无反顾,恍若飞蛾扑火般的执着追寻着那人,甚至于不惜于逼得自己父将以赫赫军功相换,仅仅只求一道赐婚旨意。

而后,终是如愿以偿地,戴着那凤冠霞帔,穿着那描金绘凤的鲜红嫁衣,嫁给了那人……

本以为就此良人在侧,举案齐眉,终能与其偕手终老。

却不料,仅仅一年过后,先皇驾崩,新帝即位,身侧良人于那初登大宝之际,便已即刻拟旨下昭,迎那昔日心中所属——护国公府嫡女江沐烟入宫,许贵妃位,位列四妃之首。

而后,自此,岁月一恍而过……

至如今,嫁于那人已整整三年时光,回首,才蓦然发现,原来三年间,自己与那所谓良人最近的距离,也仅仅不过是那新婚之日隔着喜帕,遥遥牵着红绸的距离,与那三年时日里屈指可数的几次遥遥相见。

可即便如此,却终究还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即便那人从未正眼看过自己,即便夫妻三年,那人甚至从未携过自己的手,然而,那人的一举一动,一蹙一笑,甚至是淡淡一个眼神,却皆能立即牵扯动自己的心……

情深不移,自始至终……

然而,照着记忆,一路思及至此,我却是不禁淡淡挑了挑眉——

但是,这些,又与我何干?

  • 荏苒浮生 截图1
  • 荏苒浮生 截图2
  • 荏苒浮生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