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入骨最新章节-独宠入骨免费章节目录

当前位置:首页 > bck体育网页版库 > 仙侠bck体育网页版 > 独宠入骨

独宠入骨

独宠入骨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赵婷

时间:2019-06-29 10:56

评语:这世间情是最伤人。

《独宠入骨》bck体育网页版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罗依依洛玄的bck体育网页版,独宠入骨是一本非常好看的bck体育网页版。从前,罗依依是被洛玄呵护在手心的爱人,后来,他去往往生,想喝下断情绝义的孟婆汤,却被她半路截胡,他亲眼看着她忘掉自己,忘掉那些情爱。转世轮回之后,是否能找会当初的记忆。

精彩节选:

华灯初上,繁华闹市,十里秦淮,青石板桥,乌巷人家,桨橹涟漪,暗香醉,月洒光,伊方回。

似流年里最最繁闹的日子,在枕水而居的清流水畔,白墙黛瓦,绿柳周垂,玲珑阁内,身着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的女子卧案而眠,一瀑秀发坠地而不觉,香酣丝声似私语,腰间翡翠流苏蝴蝶坠子烁点点光灵似星辉。

我醒了,花亦开了,皎皎的月光似那锦绣的绫罗般柔和,我枕着月光,闻着花香,甜甜的酣睡了一觉。

我的梦好长,好久,似是把往生又在梦里悄悄地寻了一边。

我记得,他说,他总会找到我,无论我是仙是魂是魄是妖哪怕是鬼魅,他依旧会寻我,把我在万千的尘世里给捞出来,就像那落网的鱼,不会让我逃掉的。

梦里,我等着他拿着那网来捞我,来给我撒一把鱼食,对着这浩瀚的水说,依依,快到我的鱼网里来,你夫君想你了,你快回到我身边。

我听见了他的声音,亦想一跃进入他的怀里,便想都不想,一个鱼跃便跳进他的网中,看着他很是欣慰地把我从那鱼鱼虾虾中一眼认出来,一个仙法把我从鱼变回仙身,我便似那最最开心的孩子一下扑进他怀里,呢喃中告诉他,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这些年你去了哪里?为何不陪着我?你让我等的太久,心里装满了焦虑!

他便痴痴一笑,看着我,听我说着最长的话,脸上却似那最明媚的春光一般照耀着我。

他用手点一点我的鼻尖说道,“”我去给你找吃的了。”

说着便掏出那不知揣了多久却依然热乎乎带着体温的桂花糕,往我眼前一亮,我看着他,亦是扑哧一笑,说道,“你好傻,但是我喜欢。”

…………

我希冀的这一刻,似乎有那么千年里都没了一丁点儿的希望。

突然有那么一天,我那回归仙位的爹,一路风尘地回到树屋,看着他那被情所伤的闺女我说,“依依,别再伤情了,你这百八千年的一个人在这里孤苦伶仃地想着念着的洛玄,他又活了,你快快去凡间找他,晚了,怕是他就成了别人的夫君了!”

我来了,寻着你的踪迹,你却不知晓我是谁?

在这繁华的一世里,我终是守在你身边……

这本来要捞我的网,看来此番要换做我来捞你了,洛玄,你给我等着!

我此番便是把海里湖泊里布满天罗地网,也要把你从茫茫人海中寻到!

(二)

奈何桥边,难舍情缘

“这一世,我们终相见,我许你岁月千年,为何历尽千年终相见,却不许一刻相守就如此寥寥孤寂的分开?”

奈何桥头,男子面色悲凉,恸然泪下,拂袖悲咽,发垂瀑而下,一身白衣在变幻的冥界之光下尤其煞白,正如掏空的心,空空如也,魂魄早已无主,心仿若丢失在他处。

回首看着奈何桥两旁映入眼帘的大片大片鲜血般红的彼岸花,此时,心就如彼岸花般流淌了一地伤心的血,心在此时无比的哀伤,彼岸花再娇艳却生在了这忘川两边?奈何这般的美丽却是长在灵魂最痛的时刻。

忘川忘川,一去今生皆已往,哪怕魂牵也难再见!

“你可想清楚了?”银发孟婆颤巍巍地走向这伤心的人儿。

“咳咳咳,老妇在这忘川水边奈何桥头已不知度过了几十万年的光景,也不知见过多少这般奈何桥头,望乡亭下凄然悲怆的人儿,公子不是第一个心惘然的主儿,公子也肯定不是老妇见过的最后一个。”

说着,这孟婆便把提篮放在脚边,又弯腰摘下一朵彼岸花。

“这花虽美,却等不到花败,这繁华世事虽百般千娇百媚,儿女情长固然红颜好,但终是红尘梦一场罢了,终归尘归尘,土归土!”

男子依旧哀戚不已,孟婆看淡儿女情长,看破红尘凡尘的出世之人,平静地用琉璃杯端来这盛满忘记此生爱恨牵绊的忘情水。

“我此生负了她,怎能放得下?”男子哀怜地看向孟婆。

“无生即无死,无爱即无悔,无欲即无求,无苦即无悲。”

孟婆端着的琉璃杯顺势放在亭下石桌上,缓步来到男子身边。

“婆婆看你这般模样,苦悲不堪,饮了这杯即可无苦无悲,断舍离,忘凡尘,亦可再踏轮回!”

“她寻我千年,守我千年,盼我千年,而我却终究误错了她!”悔恨油然而生,男子哽咽地泪潸然而下。

“你与她终是缘来,即缘灭,终逃不过缘浅。”

说着,梦婆已经坐在了石桌边,举目望着眼前这终不肯饮下这忘情之水的人儿。“人呐,最难舍弃的便是情。”

“缘来缘去,为何相爱终不得相守,为何相爱就如此难全?我不过是爱一个人罢了,爱上了一个人,一个入我心的人儿,如今却匆匆相见,岁月却不再?”男子泣不成声,语言中哽咽仿若心在颤抖……

“公子切莫伤怀,听婆婆一句,这前世早已注定今生相见的缘分,只不过今世情不结果,缘起即灭只是缘浅罢了!仿若这开满奈何桥两边的彼岸花,花开无叶,叶生无花,花开千年,花落千年,终错过,不得相惜!”

孟婆再一次把忘情水置于男子眼前,“终是一场薄情之缘,饮下这忘情水,方得解脱,亦可寻觅来生情缘所在。”

男子泪满双眸,悲情绝望,看着这满眼的引魂花,开满奈何桥边,鲜艳如血,如歌如泣,朵朵似乎是在低声哭泣,血染这幽冥之界。

“为何?为何?要这般折磨两个相爱的人儿?为何相爱却难相守?”

男子赫然长叹,双眸含情似水流年,说不尽的惆怅……

“何苦这般纠结,饮却这杯水,即得情解,亦得新生。有情必有缘相见,无缘即亦无情,又何苦这般寥落?”孟婆这看男子这般伤情又好言相劝。

男子苦苦不肯饮这忘情水,耗磨下去终误了时辰,也耽了这苦情人儿的命数,孟婆心下相劝,望他放下此生不甘,洞彻开悟,再踏轮回,怎奈这人儿却终是不愿。

“罢了,你这般不解,还是自己再斟酌吧,我老太婆的功夫已经在你这执拗的人儿身上耗了太多,终也不能误了司职,你且再多惆怅一会无妨!”说着孟婆转生拎着一篮刚刚采摘的忘忧散蹒跚而去,只留一声惘叹空余,“无明之心,无求即得”。

正此刻,这冥界天光似那辉光泽泽,只是这流光尽是紫色映天,映的这绯红的彼岸花大片大片更是暗红波澜地壮阔。

想这千年彼暗花开叶落正是当时,一阵阵勾魂窃魄之气在此刻越加香浓,阵阵香气扑鼻,凡人命数到了再踏轮回来这里闻着彼岸花之气便会渐渐淡去前尘,这彼暗彼暗再入却已离岸。

却说这彼岸花开的更是比往昔花气袭人,这引魂之气被男子吸入,顿感体内魂魄翻腾,似时光在体内穿梭,如利剑入肠,心开始微痛,思绪开始回流,只觉仿若前生幕幕如在眼前,千年前朝朝岁岁也幻化在眼前……

“洛玄,切莫饮忘情水!”只见一身玄色长裙的女子翩然而落奈何桥头,一个疾步来到男子跟前,“你就这般决然吗?”

这一世,你唤我亦是“洛玄”,这一世我活脱脱最后成了一阵来去无声的风,拂过你的生命,拂过我们这一世的情缘。

女子愤然欲夺过男子手中盛满忘情水的琉璃杯,而却被那男子侧生躲过。

男子淡然盯着杯中晃了几晃溢出的忘情水,却不做声响,杯中流出的水珠顺着光盏如晶的杯身流下,握着杯子的手却在颤抖。

“洛玄,你再给我一炷香的时间,听我解释!”

女子看着依旧冷脸面庞的男子,一如凡尘时深情凝聚,双眸如水涟涟净澈,然而此刻却丢了刚才的难舍与柔情,有的只是冷淡。

须臾前难断的情缘此时却换了一副铁石之心肠的模样。

女子看着眼前被自己唤作“洛玄”的人儿一副冷漠,不禁心头一颤,泪水似水流一般汩汩而落。

一入红尘深似海,皆言情深难相忘。

“你且回吧,这冥界浑浊之气深重,怕是污秽了你这修仙之体!”说罢男子把琉璃杯举到了嘴边欲饮而下。

“你就这般恨我吗?”女子早已泪流满面,声泣不止,只见她死死抓着眼前的男子,生怕他饮尽这忘情之水,生怕他从此忘了她,从此两人生死各路,情缘就此决绝。

男子似乎不为所动,只是盯着这奈何桥边片片艳红的彼岸花,眼神凄然无物。

“洛玄,纵使追你而来,你却仍不解我之心意?听我给你解释,再喝下这忘情水入轮回也不迟。”女子依旧不依不饶。

“我不想你带着抱恨再踏轮回,亦不要你来生想起你我的今世离恨。”

“我不可求你原谅我,亦不要来生记得我,我只想让你清楚我的……”女子句句真情,字字真诚,却被男子回头双目凌厉的注视愕然惊住。

“姑娘,你且回吧!这忘川不是这般清阳之地,所有轮回皆在此,所有的情爱苦痛之泪皆化作了这杯中之水,饮下即忘却今生,踏入来世,无苦亦无悲!”一旁的孟婆说话时已来到亭下,见二人这般纠缠,终怕误了如轮回门的时辰故相劝左右。

怎奈这女子依旧不肯放手,牢牢抓着。抬眼看着男子一副冷若冰霜地远眺这一片似血染的彼岸花不禁心寒若冰。

“既然你不愿听我解释与你,那我又何须多言?错,亦先在我而起,你倘若真的即亦放下,那我也无言多说!”

正说着,女子突地一口鲜血吐出,一下吐到男子衣衫之上浸染了大片艳红,这血染的衣衫似开了朵朵彼岸花,绯红一片。

男子木得一怔,嘴角微动,却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看着这女子嘴角一丝血滴未干流了下来,正正滴落在自己手背之上,一丝血暖之意似利剑刺向他心头,痛彻心扉。然却脸上却纹丝未动,依旧冷漠如初。

男子垂眼迎上女子噙着泪水的目光,心头又是一紧,几欲张口却双唇未动。

女子凄冷地看着男子依然冷峻无颜的面庞,时光恰似停滞,这张脸曾经笑靥如花,春风拂面,看了,便让自己忘记所有,只是傻傻地看着便是一副心满意足。

这张脸曾经离自己那般近,近的连呼吸都合二为一。此时却似陌路之人,女子只觉得心痛不已,似肝肠寸断,万虫噬心,锥心的痛只让女子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又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男子脚下似动又止,只觉得心一阵阵绞痛,看着女子这般凄楚难受,也着实不安,怎奈这男子生前尘缘恨亦在,终是难过此道坎,所以心中俱担心女子安慰却是始终迟迟不肯往前。

“洛玄,你若真的愿意,愿意……”

女子哽咽之中,顿了顿,“欲要把我忘了,那我又何苦强求留下思念?此生能与你共度虽不足一世却是我之幸,死,亦足兮!”

女子突然奔向男子跟前,刹那间,男子手中琉璃杯已到了女子手中。

“洛玄,既然你如此决绝,此生的情爱,我便全部都还给你!从此我们天涯路人!”女子把琉璃盏中忘情水一饮而下,跌落的琉璃杯滚落到忘川之中。

这男子见女子一饮而尽这让人忘记前世情缘之水,心如刀割,终是难舍情缘,竟暗自责备自己刚才的太过无情。

他看着喝了忘情水的女子,面露悲色但却仍是一言未发,千言万语在唇边被吞了下去,忍了忍哽咽说道,“罢了,因果因果,或许,忘却对你亦是一种解脱!”

女子看着这跌落的杯盏,踉跄后退几步,眼泪洒在这忘川的水面上,漾起一丝微不足道的波纹,女子抬头看着男子,只觉得心越来越痛,眼前的人越加模糊……

心碎地好痛,这水是如此静谧,倒让人觉得甚是安慰。

世上有一种痛,越痛越是不得解脱,越痛越让人难忘。

世上有一种忘记,是你本不想忘却,却失了方向找不到归时的路。

男子终是抑制不住,走到女子身边,女子临水而立,背对着自己,他看着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举起手本想再次轻触这轻柔的发,却停在了半空之中,须臾,终又收回了那抬起的手,“依依,你这又何必如此?”

“你是?”女子回转过来看着他,眉头一蹙,甚是不解。

这一泓忘川之水于凡人喝了可叫他忘却前尘,于仙却也是如此,忘却你想忘却的,从这无尽的绵绵之恨中剥离了往事情爱牵绊。

“眼前的男子似是相熟,长相这般清雅卓然,却为何一副心伤不堪的模样?”女子记忆缓缓逝去,只是环顾四周,这是何方?我怎会来到这幽冥之地?”

看着男子少年模样却是情殇不已似地盯着自己,女子好奇,这男子眼眶湿润,似流过泪水般的面庞,一副落寞。

“请问公子,你我可曾相识?”女子甚是不解,轻语快问之间四目相对。

这一句问出,男子听来更是心绞,须臾前的铁石心肠,断情绝爱的模样,此时,却换做了后悔的青肠。

“罗依依,我宁愿你从此恨着我,一直恨着我,这样便可以一直念着我,哪怕你杀了我,却不想你从此忘了我!这般折磨我的心肠!”

男子猛地抓住被唤作罗依依的女子双臂,“依依,你断断不可以这般忘了我!”

此时,二人却换了处境,男子只觉看着眼前之人就如此忘却了自己,甚是追悔。

“公子,你甚是好笑,你我可相识?这般拉扯一番倒是不太合乎礼仪!”女子打落男子紧抓的双手,只觉得眼前之人好似熟悉却想不起是何人,只觉得他越是呼唤自己的名字,自己心中就有一股哀伤从心底灌满全身,“这人究竟是谁?为何看着他我竟会有种难抑的悲伤?”

“放开吧!”话间,一青衣男子来到依依身边,一把扯过了被抓住的依依,揽入怀中。

“洛玄!既然依依已经选择忘记前世,你又何苦这般?这果,不是如你所愿了吗?”

“东君,你把依依放开!”洛玄欲要夺回依依。

“你以为,你依旧是九重天上掌管五方天将的洛玄吗?”青衣男子语气中甚是不屑。

“你这一世终是和依依无缘!”

说罢,青衣男子拂罢衣袖,化作一道青光携着被唤作依依的女子没了身影。

只见,这落魄公子看着眼前人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觉泪潸潸而下。

“公子,时辰已到,且饮了老朽这新端来的忘川水吧!别误了时辰。耽搁了入轮回门。”只见这孟婆一手拄着已不知几万年的木拐颤巍巍地来到失身落魄的洛玄面前。

“也罢!”说着,男子接过杯盏扬起脖颈一股脑喝尽了这让人忘却生时喜忧的忘情之水。

  • 独宠入骨 截图1
  • 独宠入骨 截图2
  • 独宠入骨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